Dark Flame Master

Sleeping Beauty【吸血姬paro】

Miu:

*性轉黎恩注意


話說很久沒寫這個系列了……


這其實原本是打算當泉將的生日賀文的()


結果不小心寫得這麼嚴肅(???)


而且泉將的生日也早就過了(還敢說)


總之泉將生日快樂wwwww雖然拿這種東西當賀文好像有點不好意思(抓頭)


還是下次再寫一篇其他的好了哈哈哈哈XD


然後題目我是隨便取的……想到更適合的再修改好了(喂)


------


「真的可以嗎?會不會太重呢?」


「沒問題的啦!這一點東西而已,我來拿就好了。」


「謝謝!學長真是可靠呢,呵呵。」


星期六的夜晚,吃過晚餐以後,克洛與目前同居的同校學妹黎恩兩人就一起到商場採購下星期的日用品。


由於克洛包下了扛東西回去的工作,外形亮麗的黑髮學妹便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一邊承受著旁人豔羨的眼神,克洛一手抓起剛剛採買的食材與牛奶等物,然後與黎恩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


那樣的眼神克洛已經相當習慣了。在別人眼裡,自己與這個漂亮的女孩子應該是情侶關係吧?就連學校裡面那些狐群狗黨,也都以為他們兩人是熱戀中的男女朋友。


大部分的人並不知道他們倆目前是同居的關係,只是因為經常看見兩人一起出現,便自然而然地如此認定了。


若是兩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事實被發現的話,想必會在學校裡面引起更大的騷動吧。畢竟,數個月前才轉入七耀教會附屬高級中學一年級的黎恩,是一個眾所矚目的超級美少女。想與她交往的男同學,大概多得可以擠滿一整間教室吧。


然而,連繫著這兩人的,並不是那樣甜蜜而單純的關係。


況且,比起同居這麼曖昧的字眼,克洛認為說自己是被黎恩收留的門下食客,可能更貼近目前的現狀吧。


現在的克洛·安布斯特,確實是依附黎恩而生的存在。


在平凡的女子高中生外表之下,黎恩其實擁有另一個不為人知的身分——她並不是普通人,而是擁有強大力量的吸血鬼一族。


數星期以前,克洛在結束了工作返回住處的時候,遭到了來歷不明的妖魔襲擊。當他喪命之際,顯現出吸血鬼真實面貌的黎恩忽然出現,並且與他交換了血液締結契約,從此克洛便成了她的下僕。


吸血姬與其眷屬——大多數的文獻中,像克洛這樣與真祖交換了血液,而得到不老不死之身的人類,會被稱為「死徒」。


原本理應化為墳中枯骨的克洛,因為分享了真祖黎恩永恆的生命,而能繼續以常人的姿態在人間生活;相對的,克洛則必須要賭上性命來保護黎恩,若是身為契約主的黎恩本人死了,他也會立刻化為塵土。


因此,對現在的克洛來說,即使像這種與漂亮學妹同居的美事落在他頭上,他也不敢有太多非分之想。


畢竟,萬一惹怒了「她」,只怕自己馬上就會遭到懲罰吧?


隱藏在眼前黑髮少女體內的另外一個存在,與現在這個溫和的女孩子可是完全不一樣的性格。克洛並不想嘗試惹怒她的後果,因此對於黎恩,儘管她確實是相當罕見的美少女,他也不敢輕易越雷池一步。


「學長,明天早餐你想吃什麼呢?今天買了奶油跟麵粉,可以做好吃的鬆餅喔。」


「喔,都可以啊……那麼就鬆餅吧,我還沒有吃過你做的鬆餅呢。」


「嗯!保證很好吃的喲。」


克洛有一搭沒一搭地與身旁的少女聊天,手指無意識地撫上了左手的某處。


那裡是他與主人訂下契約時,被少女咬下的部位。儘管表面上並未留下任何痕跡,但克洛總是覺得自己的身體,以那裡為核心產生了某種異變。


正在此時,他忽然感受到了某種氣息。


那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異常氣息——具體地說,就是屬於妖魔的氣息。


而且,還是具有一定實力,危險度偏高的妖魔。


自從締結契約以來,克洛便獲得了感知妖魔的力量。原本他的洞察力在遊擊士中也算相當優秀的,加上獲得了吸血鬼真祖的血與力量,因此他對妖魔的嗅覺十分敏銳,即使距離遙遠也能感應得到。


他側眼看了一下身邊的少女,只見她紫紅色的眼睛瞬間閃過了一道紅色的光芒,旋即又恢復到原本的色彩。


看來,沉睡在黎恩體內的「她」也已經感應到危機了吧。


「……黎恩?」克洛試著喚了她一聲。


「咦,啊?抱歉,我好像走神了一下,學長你剛剛說什麼了嗎?」被克洛一喚,黎恩才像剛從夢中醒來一樣回過神來,長長的黑色睫毛上下扇動了幾下,十分惹人憐愛。


「不,沒什麼……」克洛暗暗嘆了口氣,並向女神祈禱著那個還在遠處的妖魔不會那麼不識好歹地跑來找他的麻煩。


克洛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從有記憶以來,女神似乎一直不太眷顧他,他向女神祈求的願望好像就沒實現過幾次。


這次也是一樣,儘管在內心祈禱著妖魔不要找上他們,但就像在嘲笑他一樣,才剛閃過這樣的念頭,那個有翼的妖魔便用極快的速度來到他的面前。


「嘎嚕嚕嚕……」


妖魔攔住了兩人的去路,站在他們的面前發出了威嚇的聲音。幸好這裡是位在無人的死巷,不然這種景象肯定會引發一陣大騷動,戰鬥起來也會有諸多不便。


那是一個有著雕像般暗色的肌膚,外貌猙獰如惡魔一般,頭上長著兩支角,尖銳的獠牙與利爪外露,背後還長著一對如蝙蝠一般的漆黑雙翼及尾巴的凶惡魔物。


「是石像鬼!」克洛不禁咋舌。他以前曾經在妖魔圖鑑中見過這種妖魔,因此知道它們的危險性。


這種妖魔十分的難纏。原本是守護遺跡的石像,化為魔物以後不只擁有堅硬的外皮,對一般魔法也有一定的抵抗力,似乎只有上位的三屬性導力魔法才能對它們造成比較有效的傷害。


糟糕的是,克洛的導力器上並沒有配置攻擊性的上位導力魔法。看來只能使用其他的方式攻擊它了。


看來自己果然是被女神討厭了吧。也許下次應該要嘗試向惡魔祈禱才對。不過說起來,身為真祖眷屬的人還想向女神祈禱什麼的,原本就是一種錯誤吧。克洛一邊在腦中閃過一些廢話般的無聊念頭,一邊準備拔出武器應戰。


「哼……來了嗎。」一聲嗤笑在他耳邊響起,克洛偏頭一看,身邊原本黑髮紫眼的可愛學妹,不知何時已經轉變成了白髮紅眼的姿態。


除了遇到危險的時候,「她」一般極少現身;果然這次的妖魔也是衝著她來的吧。


「那麼,我親愛的下僕,快把那個東西消滅掉吧。」白髮的少女一派悠閒地說著,纖長的指頭指向他們對面的敵人。


克洛的腦子飛快地運轉著,思索消滅敵人的方式。幸好這次出現的只有一隻,石像鬼向來習慣成群結隊地出現,若是同時應付三隻以上,勢必會是一場棘手的戰鬥。


只有一隻的話,危險度就低了不少。克洛認為自己應該還能快速解決。


瞄了一眼身邊的少女,看她一副狀似事不關己的輕鬆態度,克洛知道不能期待她會出手幫忙了。於是克洛便認命地將雙刃劍從異次元中取出——原本克洛是以使用雙槍為主,自從得到了黎恩賜予的力量以後,他便習得了使用這種黑暗時代武器的技能。


由於雙刃劍十分罕見,武器本身又潛藏了十分危險的巨大力量,克洛一般只有在對付妖魔的時候才會使用它。


雖然劍身相當沉重,但對克洛而言,這樣的重量使用起來卻是十分趁手。他將剛買來的日用品放下,然後高高舉起手中的雙刃劍,擋在了主人的面前。


「嘎……!」石像鬼並不具有足夠與人對話的智商,看見敵人舉起了武器,它也張牙舞爪地擺出了戰鬥態勢。


雖然它是被賦予生命的石像,與笨重的身體相對的,行動卻是十分敏捷。為了攻擊到克洛身後的少女,它高高地飛起,預備直撲狀似毫無防備的黎恩。


然而,克洛的動作卻比它更快。


「喝啊!」克洛將靈力灌入了劍刃中,然後瞄準石像鬼的身體,將手裡沉重的雙刃劍筆直地朝它投擲過去。劍刃部分發出紫色光芒的雙刃劍,彷彿有生命一般地在空中旋轉了數圈,正確地命中了石像怪的左臂,並且將它削了下來。


伴隨著石像手臂落地的聲響,當雙刃劍回到克洛手中的同時,石像鬼那恐怖的哀號聲也響遍了無人的暗巷。


「哼……看來得快點解決掉它。」


克洛嘖了一聲。若是被祓魔警察們撞見現場的話,恐怕會十分麻煩。畢竟黎恩可是擁有強大妖力的真祖。


得在條子們察覺之前解決掉它。


由於少了一隻手臂,失去平衡的石像鬼便滑稽地墜落在地面上。抓緊這個時機,趁它還來不及重新飛起來時,克洛果斷地朝它投擲了一枚閃光彈。


當強光在石像鬼眼前炸裂開來的同時,克洛也再次舉起手中的兵器,猛力地揮斬了過去。


「有機可乘……!」


由於石像鬼畏懼強光,當它因為克洛投擲的閃光彈而失去視力的同時,克洛便趁機朝它的弱點攻擊。


強烈的光芒剛剛開始消退,克洛瞄準了它因為受到強光照射而痛苦嚎叫的血盆大口,將被靈力強化而發光的劍刃,如長槍一般狠狠刺入它的咽喉。


此時,一旁的白髮少女忽然也吟唱起咒語,纖手一揮,妖力幻化成的銀色鎖鏈,便與克洛的劍身同時刺入了石像鬼以岩石雕刻成的胸膛中。


「嘎……!」受到兩人同時攻擊,石像鬼發出了死前的最後哀號,然後便從胸口被刺中的地方裂開,粉碎成了一地的石頭碎片。


黑暗的巷子裡面,原本戰鬥的氣息消失了,只剩下失去了活動力,被粉碎到幾乎看不出原樣的雕像破片,與一隻掉落在不遠處的石像手臂。


從開戰到現在,只經過了短短數分鐘的時間而已。


「呼……」克洛鬆了一口氣,轉頭正欲與白髮的少女說話,卻發現她已經開始大步地往回家的路上走。


「喂,等等我啊?這裡還沒收拾完成啊!」克洛驚訝地開口喚住她,但對方卻只是頭也不回地扔下一句話:


「有什麼好收拾的?就讓那些警犬去傷腦筋就好了吧。走了,克洛·安布斯特。」


不知為什麼,顯露出吸血姬姿態的黎恩特別喜歡連名帶姓地稱呼克洛,或是直接叫他「我的下僕」。


眼看她當真沒有要停下腳步的樣子,為了避免等等被鎖在門外,克洛連忙隨便將石像鬼的殘骸點起一把妖火燒掉,然後追了上去。當然,為了明天早餐的鬆餅,走之前他也沒有忘記將剛才在賣場買的東西拿走。


「你啊……萬一被條子盯上怎麼辦啊,還是小心為上吧?」


「呵呵,不會的。即使真被盯上,你也會負責保護我的。」少女轉頭嫣然一笑,明媚的笑容裡卻隱含著不可違逆的威嚴。「這可是你的工作唷,我的下僕。」


「是是……」克洛嘆了一口氣。「不過,我還以為你不打算幫忙呢,結果還是出手了。謝啦,剛才的那一招,時機真是太完美了。」


若是沒有黎恩的幫忙,只憑克洛的雙刃劍,恐怕是無法那麼迅速地消滅那隻石像鬼的。克洛原本是打算適度地將它打傷後便讓它逃走,畢竟現在還不到深夜時分,若是被其他人目擊了他們的戰鬥總是不妥。


「……舉手之勞而已。」少女興味索然地回了這麼一句。


「你既然擁有這麼強的力量,其實根本也不需要人保護吧?」克洛卻並沒有就這樣結束話題的打算。趁這個機會,他問出了自己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然而,對方並沒有回答他。


短暫的沉默以後,黎恩忽然像是斷了線的木偶一般,身子一軟,無聲無息地倒在地上。幸好克洛即時接住她的身體,否則黎恩的頭部可能會直接撞擊到地面上吧。


「喂……喂?!」大吃一驚的克洛連忙試圖喚醒她,然而她卻毫無反應,像是睡得很熟了的樣子。


克洛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她的頭髮又變成了原本的黑色。也許她剛才那一擊其實已經消耗了過多的力量也不一定吧。


出於無奈,克洛只好將少女背起,一路慢慢地走回家裡。

In the Darkness(2)【吸血姬paro】

Miu:

我又來更新吸血姬paro了www

這次的敘述感覺有點亂,可能之後還會再修改吧XD(汗)

還有很多事情還沒交代,之後會慢慢寫出來的

那麼就先這樣wwww早就想寫性轉黎恩很久了哈哈




------




清晨。

克洛睜開眼睛,他躺在床上花了大概3分鐘的時間,才釐清現在自己所處的狀況。

昨天深夜,他結束了兼差的工作,正準備回到位於舊市區的租屋處時,忽然遭到暗處躲藏的妖魔襲擊。

搬來這座別名「魔都」的城市已經半年了,雖然他也曾耳聞過這裡有妖魔出沒,但昨天晚上他還是第一次親身遭遇到。

不只遭遇到了,他還險些喪命在那個妖魔手裡。之所以還能睜開眼睛,則是因為一個忽然出現的神秘白髮少女的緣故。那個少女不只救了他,還讓他在這個房子住下,所以他現在才會在這裡。

克洛從床上起身,開始盥洗。他注意到那個女孩不在家裡,似乎很早就出門了。

今天是星期五,照理來說克洛應該去學校上課――儘管經常因為兼差什麼的原因而蹺課,但他姑且還算是克洛斯貝爾的七曜教會附屬高級中學的二年級學生。

現在去學校已經太晚了。他看看天色,果斷地決定今天不去學校了。反正他腦子現在也還一片混沌,現在讓他去學校上課八成也是浪費時間而已。

整理過儀容後,他便動身前往之前的租屋處,準備把東西整理一下。因為,從今天開始,他就要搬到這裡來住了,當然是和昨天遇見的那個少女一起。



------



時間拉回到數小時前。

自稱黎恩的少女領著克洛穿過了東街和中央廣場,一路朝西街的方向前進。

幸好路上沒什麼人,克洛暗暗地想道。雖然不知道這個少女是用了什麼樣的力量讓自己復活的,但她的能力只把自己的身體治療好了,他身上的服裝仍然是一片狼藉――不只許多地方都破了,胸口等多處也還沾染著可怕的血跡,這副模樣要是被別人看見,一定會把他當成是在哪裡犯下殺人罪行之後,還尾隨年輕女孩回家的變態殺人魔之類的吧。

不過,能擁有這種程度的妖力,這個少女一定是相當強大的妖怪。克洛回想著剛才自己瀕死時感受到的一切――先是沉重無力的手被抬起來,原以為已經失去知覺的左手,竟然還能感覺到似乎被咬了一口。然後,就是那宛如生命之水一般,滴入自己的口中,使自己全身的機能都重新復甦過來的液體。

如果他的味覺沒有出錯,那應該是血的味道。

克洛抬起手,察看左手被咬過的部位。上面並沒有留下任何牙印,但他能感受到,那裡確實是不一樣了。

他用手指撫上被咬過的位置,這應該就是少女在他身上刻下「契約」的地方了。

如果把這裡從身上切除,恐怕自己馬上就會死去吧?

正在克洛這麼想的時候,少女突然出聲了。

「到了,進來吧。」

青年回過神來,只見眼前是一棟位在西街僻靜巷弄中的高級公寓,雖然以他的存款與收入,他與這種住宅是完全無緣的,但他也知道這種公寓的租金一個月大概是多少。

這個時間,管理員已經不在座位上了,所以他沒遭到什麼盤問的視線,十分順利地跟著少女走入了屋內。

「……這是妳家?」克洛狀似漫不經心地將屋內的擺設掃視過一遍,他迅速地判斷出這些家具肯定價值不菲,「沒想到,這麼高級的公寓住宅裡面竟然住了一個吸血鬼,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啊。」

「原來你已經知道我的身分了嗎?克洛●安布斯特。那就長話短說吧。」被克洛直接說出自己的底細,少女臉上的表情也似乎沒什麼變化。她只是淡淡地望著眼前的青年,明明她並不比克洛高,卻讓克洛有一種正在被居高臨下地俯視著的感覺。

就像他剛才重生時,第一次睜開眼睛看見少女那一刻所見一樣的表情。

「克洛●安布斯特,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屬於我的下僕了。獻上你的忠誠與性命,守護我吧。」

「……如果我說不呢?」克洛揚起一抹微笑,回望著那雙與自己同樣是紅色的眼眸:「會立刻死亡?」

「不會。因為你現在就“已經”死了。你現在能像一般人一樣,擁有會跳動的心臟、以及其他常人擁有的身體機能,只是因為我分享了我的生命予你而已。」少女似乎早已篤定他不可能拒絕自己,她的語氣十分淡然。「你拒絕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將給予你的生命收回,然後你就會立刻成為一具屍體。」

「是這樣嗎……果然是被強迫推銷了啊。」克洛故意有些誇大地嘆了口氣。「那麼,具體而言,妳希望我為妳做什麼?我的“主人”。」

「聽令於我,在我傳喚你的時候立刻出現在我眼前,保護我。對了,如果我死亡的話,你也會馬上灰飛煙滅的,所以,想好好活下去的話,就賣命點保護我吧,克洛●安布斯特。」



------



克洛一邊收拾著行李,一邊回想著昨天發生的事情。這樣的離奇遭遇對一個普通的年輕男性而言實在有點難以置信,不過他也很清楚,這些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

昨天為止還是一個勉強可說是普通男子高中生的他,如今卻成了一個吸血鬼的下僕,必須聽從主人的命令,必要時還要為了保護主人而與敵人戰鬥。

戰鬥倒是不成問題,他原本就具有不錯的武術能力,要不然昨天晚上也沒辦法與那個突然出現的妖魔作戰。而且,在接受了那一位吸血鬼少女的血之後,他能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力量似乎變得更加強大了。

不過,一下子成了一個吸血鬼的下僕,這種離奇的經歷還是多少讓他感到不太適應。



收拾完行李後,克洛找到自己原本的房東,解除了契約之後,又辦了一些事情,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他才回到與少女共同居住的那間高級公寓。



「你回來了!克洛先生。」按下門鈴後,大門便被打開。門後傳來了少女的聲音。

「嗯,我回來了……欸?!」看到站在門口的少女,克洛猛地嚇了一跳。

「為、為什麼妳的頭髮變成黑色的了?黎恩……小姐?」

克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昨天那個看來十分冷淡高傲的白髮紅眼的少女,現在卻變成了黑髮紫眼的模樣,不但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身上還穿著……七曜教會附屬高級中學的女生制服?



In the Darkness(1)【吸血姬paro】

Miu:

和妹妹一起構思的新企劃,主角是克洛黎恩(女)和蘭迪羅伊德www本篇設定中黎恩是吸血鬼真祖,蘭迪&羅伊德的部分是由 @雨が降る  來寫的


有人有興趣的話,我再把大概的人物設定放上來吧www


以下正文


------


魔都克洛斯貝爾――一個因經濟急速發展而匯聚了許多亂象的商業都市。這裡雖然僅是一個人口約50萬的城市,城區之間的風貌卻是大相徑庭。有夜夜笙歌的歡樂街、幽雅靜謐的住宅區、有繁榮熱鬧的港灣區、也有被城市發展所遺忘,老舊而缺乏活力的舊市區,就像擁有千種面貌的魔術師一般讓人眼花撩亂。 


鮮少人知道的是,這個光與影交錯的城市,不只有各方面的勢力在水面下鬥爭,而且正如她「魔都」之稱號字面上的意義一般,在不為人知的陰暗角落,還蟄伏了許多的魔物…… 


------ 


那是一個沒有月亮的黑夜。 


在一般小市民都早已入睡的午夜時分,舊市區的街道響起了一陣沒精打采的腳步聲。 


那聲音屬於一個年輕男子。他身上嶄新的制服和徽章顯示了他菜鳥警官的身分,他拖著疲憊的腳步,手裡的公事包也幾乎快垂到地上了,看得出來他現在十分地疲累。 


「媽的……累死人了,等到實習期滿老子非調單位不可……」他不斷低聲咒罵著工作的事,還夾帶了一些粗話,彷彿不這樣做,他下一秒就會累垮在舊市區年久失修的路面上,並且直接昏睡到天亮為止一般。 


已經疲累到極點的年輕男子完全沒察覺,從他踏入舊市區的那一瞬間開始,在他的身後,始終有一雙暗紅色的眼睛從陰影處注視著他。 


如同豺狼盯著獵物一般的眼神。 


他緩緩地踏入一條暗巷,下一秒鐘,一直蟄伏在陰影處的惡意便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的背後。 


「噫――?!」他發出了驚恐的叫聲。而這便成了他在世上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當陽光再度照耀在這片土地時,年輕的新進警官才被人發現陳屍在暗巷之中。 


封鎖線很快被拉起來了,根據初步的勘驗,死者陳屍的地方應該就是犯案的第一現場,而他的死因也被判定為刀傷造成的出血過多。 


死者身上並沒有很多的傷痕,每道傷痕都是位在出血量大的動脈處。然而現場並沒有相符的血液反應,讓勘驗現場的警察們傷透了腦筋。 


「班寧斯,你怎麼看?」封鎖線外,一名戴著金邊眼鏡,渾身散發菁英份子氣息的青年警官正低聲與他身邊另一個年輕的棕髮警察交談。 


「與這半個月內連續發生的幾樁凶殺案有許多共通點。不過,正如我之前所說的,我認為這次的嫌犯,應該是有意模仿另一個犯案者的犯案特徵,好讓我們警方混淆。」被稱為班寧斯的年輕警察一臉認真地道出他的推測。 


「嗯。所以你認為這次的案子,和你一直追查的V有關係了?」 


「是的,達德利警官。可惜我還沒有完整的證據……」棕髮的警察嘆了一口氣。「就怕局長為了省事,就把這些案子併入另外那些不同人犯下的案子裡,好交差了事……」 


「哼。那也沒辦法吧。這次死的又不巧是二課的新人,聽說他最近跟著雷蒙德那傢伙在辦那個議員大宗收賄的案子……犯案動機看起來也很明顯啊。」 


「……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我一定會讓V伏法的。」 


------ 


又是一個靜謐的夜晚。 


一名戴頭巾的白髮青年慢慢地從與東方街相連的橋樑上踏入了深夜的舊市區,這麼好的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青年的身後隨即出現了那對不祥的暗紅色眼睛。 


(哼哼哼……血……給我更多的血……) 


(新鮮的血……有力量的血……) 


(只要能吸到他的血……我的力量就能……) 


暗紅色眼睛的惡魔――或許該稱呼他為吸血妖魔――正狂喜地一邊緊盯著眼前的上等獵物,一邊舔著發乾的嘴唇。正在他尋覓著最佳下手時機的時候,白髮的青年冷不防地轉過身來,照著正面就是一擊。 


「喝啊!」青年不知什麼時候從衣兜裡掏出了兩把槍,以導力為能源的槍枝發出的攻擊準確命中了目標的肩膀及腹部。 


「哼哼……很不得了嘛,竟然看穿了本人的隱蹤術……嘿嘿,嘿嘿嘿……」雖然白髮青年的攻擊確實造成了不小的傷害,但卻反而更加激發起了對方的興趣。他不斷舔著自己乾燥的嘴唇,眼睛也散發出病態的光芒。 


「只要喝下你的血,我就可以恢復一大半的功力!乖乖地成為我的養分吧……!!」 


「白痴,你瘋了我可沒瘋啊!」對於他狀似癲狂的發言,白髮青年啐了一口,並再度舉起武器招呼過去作為回答。 


深夜的舊市區無人暗巷,此刻化為了生死存亡的搏鬥戰場。白髮青年清楚地明白對方是真心想殺死自己的,無論他的動機是否真的是要喝自己的血液。因此他不要命一般地瘋狂攻擊對方。 


稍有疏忽,就可能會不明不白地死在這裡。 


他聯想起上個月在舊市區發生過的幾樁凶殺案,心中不由得一凜。 


即使已經負傷,但對方的攻勢仍然十分具有威脅性。或者,是因為負傷了才變得更加凶猛也不一定。 


就算要死,也要戰到最後一刻才行。 


在白髮青年的奮力抵抗下,暗紅色眼睛的吸血妖魔最終還是負傷遁逃了,但青年自己卻也已經身負重傷。若不是他掩飾得好,沒讓那個妖魔察覺自己的胸口已經中了足以致命的傷,只怕現在那個妖魔已經在大口品嚐他的鮮血了吧。 


「喀……哈哈……結果還是難逃一死嗎……真不甘心啊……」 


白髮青年的視野逐漸變得模糊。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冷,熱度不斷地從負傷的地方揮發出去,身體也越來越笨重,已經快要連一根指頭都無法動彈了。 


真不甘心…… 


正在他以為自己已經死去的時候,一個凜冽又清脆的少女聲音傳入他的耳裡。 


「你……不想死嗎?」 


「當然……咳、咳……我才不想……」他使勁全身僅剩的力氣,才勉強擠出斷斷續續的話語。不過不等他說完,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手被抬起來咬了一口,同時有什麼又腥又甘美的東西緩緩滴入了自己的口中。 


下一瞬間,原本已經幾乎陷入一片漆黑的視野忽然變得清晰無比,身上原本已經流失的體溫也好像一下子全部回流了一般,笨重而失去知覺的四肢重新恢復成身體的一部分,他試著動了動身體,然後驚奇地發現,他身上的傷口就如同被施了魔法一般,全部都消失不見了。 


青年驚訝地坐起身來,這時剛才一度在他耳邊響起過的聲音又再度飄進他的耳中。 


「契約成立,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下僕了。報上你的名來。」 


白髮的青年抬起頭來,只見一個與自己同樣擁有白髮的少女正俯視著自己。黑夜之中,她鮮紅色的眼眸如上等的鴿血紅寶石一般,散發出奪目的光芒。 


「契約……?什麼契約,我怎麼不知道。」青年歪著頭思考,卻完全沒回想起任何跟眼前的少女所言之契約有關的話語。 


「我將永恆的生命分享予你,你作為與我共享生命之人,自然是要把性命交付給我,為我效勞的。」少女一臉理所當然地說道。 


「簡直就是強迫推銷……知道了,我的名字是克洛●安布斯特,你呢?」在報上姓名的同時,青年感受到全身彷彿被某種看不見的力量束縛住一般,不過那種感覺馬上就消失不見了。他知道,那大概代表了某種「契約」開始在自己身上起了作用。 


「黎恩。這裡不宜久留,隨我來吧。」少女丟下這句話,便頭也不回地邁開腳步,只留給他一個背影。 


「哇,等等我啊!妳要帶我去哪裡啊?」克洛連忙從地上起來,追上了她的腳步。

[軌跡系列][羅伊德&黎恩][兄弟現代Paro]日常

Miu:

正太黎恩真是太可愛了(跑)


銀華:



 




送給@Miu @Ellen 遲來的生賀QWQQQQQ這麼晚才補上真是對不起OTZ




 




※前提設定    高中(名字未定)Ⅰ‧Ⅱ(前段)Ⅲ‧Ⅳ‧Ⅴ(後段)




✽羅伊德‧班寧斯(17)高二Ⅰ班




和自己沒有血緣關係,姓氏也不一樣的弟弟兩人相依為命。兄弟倆都是大忙人,都有著迷之攻略屬性,讓人不得不感嘆果真是兄弟(( 比誰都要疼愛重視弟弟,苦惱著該怎麼讓弟弟更加任性一點的超級弟控w有著善於邏輯分析推理的冷靜頭腦,但是碰上弟弟就會無法冷靜(。成績相當優異,立志成為警察,以報考警校為目標。高一時因打工而與不同班的蘭迪相熟成為好友,兩人在校園通常形影不離。最近深怕可愛的弟弟被損友庫洛拐走(。




✽黎恩‧舒華澤(11)




相較於同齡的孩子要來的成熟許多,能幹的包辦家事(和羅伊德多次爭取的成果),有時會不小心睡著,醒來後默默生自己的悶氣(被羅伊德補做完了) 痛恨自己的年紀,渴望快點長大幫忙家裡,有時會太過逞強。相當喜歡依賴哥哥,兄控一枚,對蘭迪有點敵意不過並不討厭。和自己性格相反的庫洛很要好,有些憧憬(x)(不過還是最喜歡哥哥),但是也會毫不留情地嫌棄鄙視對方。




✽蘭迪‧奧蘭多(18)高二Ⅰ班




高一曾留級,高二來到前段班(還是Ⅰ班)是難得努力用功一番想和羅伊德同班的成果(。真正擅長的是打架,常與羅伊德切磋技巧(訓練),和庫洛則是吵著吵著就打起來(( 是會流連於酒吧賭場,抽菸喝酒賭博翹課的不良,遇見羅伊德再經歷反抗期後收斂了很多。和庫洛似乎認識很久,了解彼此的底細,常常互嗆對方的損友。最近在黎恩純良的目光壓力下掙扎於對羅伊德說不出口的佔有欲(。




✽庫洛‧阿姆布拉斯特(17)高二Ⅲ班




驚險地逃過留級反而讓人感覺游刃有餘,自在地待在後段班繼續翹課(。透過蘭迪認識了羅伊德,透過羅伊德邂逅了黎恩(。當時是被拜託照顧黎恩幾天,在黃昏下用50米拉的魔術作為見面禮,還沒還(。從此以後常往羅伊德家跑,次數之頻繁曾經惹火弟控羅伊德(。被同為不良的蘭迪嘲笑是正太控後,難得反省了自己,但是照舊繼續ry 我才不是正太控!黎恩醬好可愛啊啊啊啊啊my天使!最近是這種狀態(。




 




※羅伊德多了弟控黑化模式,於是OOC突破天際,還請慎點




※CP自由心證 我腦補腦補著忍不住想說貴圈真亂(喂喂




※一整篇文都莫名其妙((我盡力了OTZ




※請腦補羅伊德他們都穿著高中制服wwww黎恩醬則是私服wwww美味(口水)




 




「哥哥應該快回來了…」




睜著圓潤的紫瞳期待地望向高掛牆上的時鐘,時針已經快要指到6點了。黎恩環視乾淨整潔的家裡,坐在對他來說還過於高大的椅子上輕輕擺動雙腿,歪頭若有所思。




「嗯…衣服洗好了,家裡打掃過了,還有作業也做完了,嗯!這樣就都完成了。」




數著手指,再逐一扳下,雖說是早已習以為常的瑣碎日常,黎恩還是忍不住為這微不足道的成就感流露出些許笑意,卻又很快嚴肅的抿去了。「…唔,不行不行,為這點小事就高興的話,以後該怎麼幫上哥哥的忙呢?」




用力搖頭像是要把不該有的情緒都甩掉,這時門鈴響了。




「會不會是哥哥…?」急忙跳下椅子,快步跑到門前。




不過,他才不會魯莽的直接開門呢。




把哥哥的囑咐無時無刻謹記在心,黎恩將放在一旁的高腳凳挪了過來,站上去透過貓眼看向門外。




「…咦?庫洛哥?」




站在門外等待的人像是預料到黎恩的視線,掛著吊兒啷噹的輕笑隨性揮了下手,銀髮紅瞳總是那麼醒目。




但是,男孩的反應沒有如少年想像中驚喜。




「怎麼不是哥哥…對不起,庫洛哥,我不能給你開門。」




模糊的嘟嚷,正想下去高腳凳時從貓眼中掃到了熟悉的身影。




「哥哥!」他輕聲呼喚,小臉煥發光彩。




 




「就在想你又去哪晃了,果然先過來了啊庫洛。」




當庫洛還在眼巴巴望著沒有動靜的門時,身後傳來了清冽悅耳的聲音。




只是平日聽慣了的聲線中不見溫和。




「哎呀羅伊德我只是先走一步而已,畢竟好久沒見到黎恩醬了嘛♪」




嘻皮笑臉的轉身回道,羅伊德和蘭迪緩步走來,三人手中都提著大包小包的購物袋。




「嘖嘖,真不愧是名副其實的正太控。羅伊德,你可愛的弟弟危險啦。」




搖頭感嘆,一頭焰紅如火,被隨意束起的長髮也隨之搖曳,蘭迪用手肘調侃的頂了下一旁瞇起眼睛的羅伊德。




「庫洛…容我提醒,你似乎前天也來找黎恩玩了呢。」




待人處事總是溫柔認真的少年,有著絕不能被冒犯的底線。




「而且還沒有經過我的允許…」




一絲絲黑氣似乎在漸漸湧現…




「蘭迪哥和庫洛哥,你們好,還有哥哥…」門打了開來,黎恩站在門口,高興的微笑,「歡迎回來。」




「黎恩…」適才壓抑的氣場如幻覺瞬間消失,羅伊德走上前,眼神一片柔軟,「嗯,我回來了。」




「嗚喔這對兄弟沒救了…」一邊傳來煞風景的哀號,庫洛仰天捂臉,「好閃啊太閃了誰來給我一副墨鏡——」〝啪!!〞「沒墨鏡就用你的頭帶將就將就吧♪」飛快的將庫洛頭帶扯歪至眼睛處,彈性布料親吻肌膚時發出響亮的聲響,藍迪神清氣爽地拍掉手上的灰塵。




「好痛!!蘭迪你這傢伙——!!!」將白色頭帶移回原位,庫洛炸毛的撲向蘭迪,「哎呀你確定不照下鏡子?」蘭迪好整以暇的挑眉問道。「給我記住…!」意外對打扮總有自己的堅持,尤其是在他可愛的黎恩醬面前,庫洛連忙拿出鏡子,咬牙切齒的整理起被折騰得一團亂的頭髮。




「蘭迪,做的好。」損友終於能消停一會兒,羅伊德鬆了口氣朝好友豎起拇指,安下心將注意力放回黎恩身上。




「黎恩也是,做的很好喔。」清秀面容上滿是溺死人的柔和,輕摸弟弟的頭以示讚許,掠過指間那柔軟又不失韌性的觸感總令羅伊德愛不釋手,「有聽哥哥的話,沒給庫洛開門♪」




「…嗯。」不過羅伊德最喜歡的,還是黎恩雙頰因為掩飾不住的害羞喜悅而染上暈紅,最終綻開靦腆笑容的那一瞬間。




將他的世界照亮。




「唔…哥哥,不、不要摸了啦…」害躁的小臉通紅,想逃開卻又捨不得,掙扎著推拒的模樣實在是可愛非常,讓羅伊德更加捨不得放手。




啊啊,我的弟弟怎麼會怎麼可愛?




「等一下!!果然是這樣嗎!!羅伊德你對我可愛的黎恩醬灌輸了什麼!?」打斷了羅伊德片刻的陶醉,好不容易將不聽話的頭髮理順就聽到不妙的發言,庫洛立刻跳出來抗議。




「誰是你的啊庫洛哥…」




「黎恩可不是你的啊庫洛。」




兄弟倆連回應都十分相似,大的警告小的無奈,成熟與稚嫩,但都同等悅耳的聲音同時響起。




「至於為什麼不讓黎恩給你開門…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翹課時在做什麼,黎恩都和我說了。」將黎恩護在身後,羅伊德溫和的笑意令人渾身發冷,「前天我只是提早回來,就發現你竟然也在我家?只是這樣那倒還好,我問了黎恩才知道…這居然已經持續很久了?」




琥珀般的雙眼中沒有溫度,看得庫洛一陣冷汗直冒。




「黎恩醬這不是我們兩人之間的祕密嗎!?」




「嗯,所以哥哥問起了,我才會說……抱歉庫洛哥,我還是不想對哥哥說謊…」




黎恩自責的低下頭,像只犯錯的幼犬,尾巴耳朵都垂了下來,沮喪的模樣又看得庫洛一陣心驚膽顫,他覺得他在羅伊德殺人般的目光下已經被砍成一地的碎屍。




……但是!這種事情根本無所謂!




「啊啊啊黎恩醬我錯了!不要道歉啊!!」庫洛手忙腳亂的想衝上前給黎恩順毛,卻被接收到羅伊德眼神示意的蘭迪眼疾手快的攔住了。




「喂喂,我勸你最好別再玩火啦,徹底黑化的弟控羅伊德的恐怖你又不是沒領教過。」




「為了黎恩醬,我怎麼樣都!可!以!」




「庫洛…你似乎不明白什麼叫適可而止呢。」




「又開始了嗎…」蘭迪頭痛的看著僵持的兩人,尤其是羅伊德,明明是脾氣溫和頭腦冷靜的好好先生,一遇上自家弟弟簡直就變了個人,而庫洛…就是個遇到黎恩覺醒了正太魂的癡漢。




這樣下去根本沒完沒了,小不點快說點什麼吧!!!




像是聽見蘭迪的祈求,黎恩先是不安的在失去冷靜的兩人之間張望,然後輕扯羅伊德衣襬,仰起小臉有些不好意思的哀求,「哥哥,那個…我肚子餓了…」




喔喔喔!小不點GJ!!




「對對我都差點忘了,我們不是正打算做一頓大餐嗎!」蘭迪連忙接話,「小不點都餓了,怎麼大家還站在這裡?」




劍拔弩張的氣氛逐漸消散,蘭迪也將庫洛放開。




「帳就之後再算吧。」「啊,現在可不是時候吶。」兩人表情恢復明朗。




「這可是難得的發薪日,辛苦打工了這麼久一定要吃好點才行♪」庫洛把手背在腦後,愉悅的笑道。




「是啊,一直站在這也不太好,我們先進去再談吧。」羅伊德對眾人微微一笑,牽起黎恩,「黎恩想吃什麼?」「唔…哥哥才是!平時那麼辛苦…哥哥想吃什麼?」




兩人一同走進家門,明明髮色、瞳色、長相、甚至身上流動的血液都完全不同,但那兩人之間無須言語的默契,信任彼此的依賴,相視而笑的模樣,在在讓人確信,他們確實是家人。




連笑容的溫暖都是如此相似。




外頭的兩人一時之間無語沉默。




「…呵,走啦走啦,愣在那做什麼。」不知為何而苦笑了聲,庫洛不耐的踹了下沒有動作的蘭迪,覺得手心陣陣發癢。




沒多予理會,蘭迪望著那兩人和樂融融的身影,不住喃喃。




「…雖然感嘆過很多次了…這兩人,果真是兄弟。」勾起的唇角流露出複雜的笑意。




「而且還沒有血緣關係呢。哼,怎麼,你這膽小鬼怕了?」玩味的嗤笑,庫洛繞過蘭迪踏入房門,留下淡淡的話語,「喜歡的事物就要去爭取,不要等失去再來後悔吶。」




「切,不愧是正太控。這種事…我自然明白。」




如果自己的試圖介入,會使他們之間純粹的羈絆變質的話…




「呵…」苦笑著搖頭不再多想,蘭迪也隨後步入屋內。




關上的房門邊上,『班寧斯』的名牌閃爍微光,柔和卻又奪目。




萬千思緒都沉入夜色之中。




暮色已晚。




 




 




 




END




 




 




 




…也許會發展成系列((腦洞愈來愈大了怎麼會這樣(抱頭)




最後,雖然晚了這麼久我還是要再說一次TWT




 




Miu和Ellen生日快樂!!!! ♪───O(≧∇≦)O────♪